這部犯罪懸疑片,彌補了《殺人回憶》的結局遺憾

你絕對不會看得出這個隨和的大叔(左),以前是西班牙獨裁政府的一個爪牙,殺人不眨眼。

他叫胡安,一個受過特訓的蓋世太保,綽號“烏鴉”。

另外一個即將成為人父的面癱警探佩德羅(右),內心也極渴望從馬德里升遷到巴塞羅那。

一場發生在瓜達爾基維爾流域的沼澤地上的離奇失蹤案湊成了這對黃金搭檔。

故事背景設定發生在西班牙獨裁政府過渡到君主立憲制政府的1980年的秋天。

小鎮警察能提供的破案線索少之又少,胡安和佩德羅僅僅知道三天前兩個招搖成性,風流無知的女孩,最后消失在一輛雪鐵龍里。

畢竟是受過特殊訓練,胡安給鎮上的人白送些杜松子酒,讓他們喝大,吐出他們所知道的消息。

胡安順藤摸瓜知道在小鎮上當船工的姐妹的父親很不喜歡水性楊花的女兒們。

姐妹倆根本不想呆在這個沒有出路的小鎮,四處流連不過是想傍上勢力。

唯一可疑的是,胡安發現一張音樂宣傳單,佩德羅發現男人有一輛雪鐵龍。

臨走之前,女人遞給胡安和佩德羅一個信封,里面裝著姐妹倆銷毀不成的艷照膠卷。

來到目擊者家中,他們確認載走她們的雪鐵龍型號,正好符合姐妹倆的父親的車型。

你以為這僅僅是“禽獸父親綁架女兒賣淫”的劇情?

偏偏這個時候,一個神婆請他們上船,聲稱通過神靈的幫助可以知道兩個女孩的下落。

胡安和佩德羅將信將疑,連夜趕到廢棄的月光農場。

果不其然,附近的廢井里發現了她們其中一個的挎包,里面還有裝著她們的絲襪。

查案才剛剛開始,他們就得依靠神靈的幫助,還一求即靈?

無論你信不信,因為就在第二天,兩個鵝農就發現姐妹倆被棄尸沼澤地,初步尸檢顯示她們失蹤那天即被殺棄尸。

胡安和佩德羅都意識到,這個小鎮的水很深。

好事的記者想拿一手現場資料都被胡安趕了回去。加上上司給他們的破案時間限定在秋收之前,無疑增加他們的破案難度。

胡安堅持最開始的套話手段,摸清這個小鎮的背景。

而且剛剛出爐的膠卷沖印照片,他們從中發現一個右手有三角紋身的男人。

沒想到線索才出,一個醉酒的男人拿著獵槍沖進來找他們。

他是更早些時候,同樣遇害且被分尸的女孩貝阿特麗絲的男朋友。

他知道胡安和佩德羅正在查案,希望他們也替自己的女朋友伸張正義。

離奇的失蹤案的底面是連環殺人案的可能性陡然上升,通過翻查貝阿特麗絲的遺物,他們確信無疑了。

一模一樣的音樂宣傳單再次出現。

死去的女孩竟然和失蹤的女孩們同框出現過。

佩德羅還發現了一個酒店才會有的風景萬花筒。

合照里面有一個男孩基尼,是最開始審問的女學生瑪麗娜的男朋友。

胡安和佩德羅開始跟蹤這個小痞子,反被這個痞子威脅。

胡安根本不怕這點伎倆,反手就是一頓猛抽。

但是無意中發現他的手有三角紋身,和膠卷沖印出來看不見臉的那個人的手一模一樣。

他還矢口否認自己給失蹤被害的姐妹拍過照。

胡安和佩德羅對發生在這個小鎮的失蹤案子基本定性:年輕女孩都想逃離小鎮卻被人利用。

但是怎樣才能得到證據抓到終極Boss呢?

佩德羅希望和記者做一次交易,得到膠卷的來源處。

他們甚至連照片上顯示的房子都走了一遍,還把包租婆粗暴地壓在桌子上審問租客身份。

顯然徒勞無用。

但是姐妹倆下葬那一天,女人告訴胡安和佩德羅,男人為了偽造姐妹倆出走的假象,把存折藏在車里。

他們懷疑姐妹倆的父親一直隱瞞實情,威逼之下,男人才說出自己參與販毒花光貨款的隱情。

這是令這對黃金搭檔萬萬沒想到的,發生在這個偏僻地方的連環殺人案居然還涉毒了!

就在胡安派警備隊把藏在山上的毒販層層包圍起來的時候安排妥當的時候,

自己卻在追蹤基尼和瑪麗娜的中途,被神秘人用槍托打暈。

他們早該想到,此時的他們在一步步走向暗無邊際的真相深淵。

醒來的他看著佇立在沼澤地上的火烈鳥,一種不可言喻的絕望從他的眼神延伸開來。

當過不可一世的蓋世太保又怎樣?現實比從前更加令人看不清真相。

胡安還記得被襲擊之前,他目睹一個戴淡黃色的圓帽、看上去身份高貴的男人跟著基尼和瑪麗娜的腳跟,進了一間屋子。

但調查一開始,胡安實在想不出為什么瑪麗娜一直隱瞞真相。

胡安只好使出以前的看家本領,在瑪麗娜家安裝了竊聽器。

那個神婆也不是什么未卜先知的牛人,她只是一個販毒集團的成員,那些線索不過是恰好她丈夫看到案發現場。

他們希望用情報交換安全,要求他們撤走警備隊。

情報讓那輛車子更加鮮明起來:一輛白色的雪鐵龍,上面還有一張黑帽女人的貼紙。

只可惜佩德羅一天夜里追著這張貼紙還是跟丟了。

而目擊者孫女阿黛拉的失蹤,讓胡安和佩德羅鎖定了另外一個人:在酒店惹禍躲人的塞巴斯蒂安。

從塞巴斯蒂安的留在酒店的行李來看。

當他們知道膠卷的主人是誰。

知道瑪麗娜是被位高權重的人玩弄,還威脅發布裸照閉口不言。

所有調查對象,其實都是相互認識的。

追問包租婆真相之后,他們馬不停蹄地去抓捕那個負責運“貨”的司機塞巴斯蒂安,不小心深陷一片偌大的沼澤地。

一顆顆子彈從茂密的蘆葦叢里飛速而過,生死只隔薄層紗。

為的只不過是讓那段在竊聽器里,瑪麗娜為求離開小鎮不惜賣身的錄音可以永遠消失。

為的只不過是死去的姐妹倆的遭遇不會重演在任何人身上,像基尼那樣負責拉皮條的帥哥也再不會騙到任何人 。

從前殺人如麻的蓋世太保,也有一天背負著槍傷,為了伸張正義而狂捅罪犯。

記得影片最開始的時候,他說過自己不稀罕當英雄。還被佩德羅調侃自己不當警察最在行。

各種查案手段統統都是從前的老本行,反而讓自己隨時都逼近真相和危險。

社會動蕩,民生難繼。胡安的身份注定讓他自己尷尬一輩子。所以他才說,自己不會稀罕成為被記住的英雄。

他可以做的,不過是履行職責,僅此而已。

看到這里,小編不禁感嘆,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才會在那片舉步維艱的命運沼澤地成功穿越呢?

-END-

老規矩,留言評論回復你的感受

更多精彩,盡在官微"耐卡IMTV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